夢見る宇宙

WB@夏希-Natsuki-

I've stared at you for millions of years.

【静临】呼唤君之名 15

返回α星后,我和荒原狼一直忙于查阅资料,但受制于学生ID,在图书馆的信息库进行查阅时总会遇到权限限制,自然,我们的调查也就没什么显著进展。但事情的转机却还是随着Kadota的拉练结束到来了,我和荒原狼作为朋友前去为他洗尘,Kadota到底是个敏锐的莱斯特人,开心之余仍然不忘对我们旁敲侧击,毕竟从过往经验来看,我和荒原狼登门拜访,十之八九都是麻烦事。我本以为我可以用绝佳的方法让Kadota将他那张莱斯特少尉ID借给我们,然而小静显然不懂得配合,在我试图迂回的时候,这头一根筋的荒原狼开口道:


“Kadota,我需要借用你的ID。”


“别担心小田田,我们只是——”


“噢,你要拿它做什么?”Kadota显然无视了我,挑眉看向我身边的冒失鬼。


“小田田你这么严肃干什么,我们能它做什么,不过就是——”


“我想调查一些事,关于星系史的。”荒原狼诚实地答道。


“星系史?你怎么突然对机械以外的事儿感兴趣了?”Kadota显得疑惑不解。


“你知道的,Akayabashi先生总是给我出难题,总是随随便便扔给我一些专业知识以外的课题,你也知道,上次的军事区发生的事儿可不是那么好混过去的。”荒原狼摊摊手,佯装苦恼道,“所以我想这事儿,除了你没人帮得上我的忙。”


“但这件事儿只是小事,毕竟小田田回来了,意味着我可爱的牌友们又能全员到齐了,”我翘起二郎腿,朝Kadota眨眨眼睛,“毕竟,小静无论牌技还是棋术,不仅无法令我受到挑战,反而让我昏昏欲睡。”


“多谢抬举。不过星系史的话,一般学生ID也能查到吧?”Kadota的神情放松了不少,他接过我递给他的咖啡喝了一口,称赞道,“味道不错,要知道拉练的这些日子里,我只能喝毫无味道的营养液。”


“一般学生能查到的Akayabashi先生就不会拿来难为我了。”小静抓了抓头发。


“哈,这倒也是。”Kadota又喝了口咖啡,“那位先生确实不好惹,毕竟我们的丹尼斯院长也要敬他三分。”


“所以小田田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吧?”我又给他的杯子倒满咖啡。


“败给你们了。”Kadota从上衣口袋里掏出ID按在桌上,目光如炬,“答应我,千万别做什么危险的事情。”


“怎么会,小田田你一认真眉毛就会连成一道线的。”我作势要拿那张ID,小静却按住了我的肩膀。


“我答应你,绝对不会做招致危险的事情。”小静尤为郑重地向Kadota保证道。


我注意到两个男人无声地交换着眼神,表情凝重得就像即将分别前往战场的兄弟。


“那就好。”Kadota这才把ID递给小静。


“多谢。”小静说。


“记住你的承诺。”Kadota又说了一遍。


“不敢有违。”小静将ID放入口袋,转向我,“我们走吧。”


“这就走?”事情的进展超出我的预料,我承认甚至有些顺利过头儿了。


“走吧,”小静推开门扭过头对Kadota笑道,“毕竟,我现在可是特别想抽烟,而莱斯特的宿舍禁烟,对吧?”


“亏你还记得。”Kadota也笑了,转向我由衷地说,“Izaya,你看起来快乐多了。”


“小田田的意思是我以前一直是个苦瓜脸?”


并不宽敞的学生宿舍响起了三个年轻人的笑声。


“要知道,你还有Togusa这群可爱的牌友,可比总用同一种方式输给我的小静有趣多了,毕竟你们总能以出人意料的方式输给我,”我同情地看向Kadota,“所以小田田怎么会觉得以前的我不快乐呢?好了,为了防止小田田胃痛发作还要我们两个送他去医院,”我揽住小静的胳膊,“我们走吧。”


但是我却是从心底里感激着Kadota的,毕竟几个月前我绝不会想到,一头荒原狼将引领我前往一个崭新的世界,而我们对未知的探索,才刚刚开始。


得益于Kadota的莱斯特ID,我们尽可能多地搜集了星系史、地质学、生命学的相关书籍资料,然而分类整理和筛选的时间却远超我们从移动终端接收信息和搬运借来的书籍的时间,我整理资料的时候,荒原狼就坐在地上,背靠着刚从图书馆借来的书对着从κ星带回来的地图册陷入沉思。他的神情专注异常,仿佛没有任何事物能将他的视线、思维从那颗神秘的蓝色星球上抽离,就连夹在指间的笔掉落下去他也浑然不觉。当我整理好传输过来的所有资料时,荒原狼依旧以那个看上去并不太舒服的姿势背靠着那摞书冥思苦想,我走过去递给他一杯咖啡,“有什么新发现吗?”我问。


“奇妙。”他抬起头,琥珀色的眸子缀满了细小的光亮,“它远超任何一种机械,任何一种存在,它实在太过不可思议。”他说着把地图册递给我。


我接过地图册,映入眼帘的是大片蔚蓝色的水域和海拔逐渐抬升的陆地,种类繁多、形态各异的脊椎动物游弋在那片梦幻般的水域中,它们大多长着鳞片和略显怪异的鳍,较小的头部和拖长的尾巴;还有一些体型更小,近似漏斗或球形,呈半透明或完全透明状的软体腔肠类生物;在近陆地的浅滩附近还标示着一些外壳看似坚硬的软体生物——都是我在梦中也无法想象的生物,而它们就生活在那片梦幻的蓝色水域内,漂浮着,游动着,生长着。


“生命在另一种环境下竟能衍生出如此绚丽多姿的形态,真令人难以置信。”我不由得惊叹道。


“这在整个仙女星系都是无法企及的,在我们这片宇宙深处的荒原里,生命并没有给予我们太多馈赠,毋宁说,我们的存在已是一个奇迹。”荒原狼说。


“而这颗备受造物主偏爱的星球却孕育着如此美丽繁多的生命,它如此遥远,如此虚幻,却又如此真实。”


“这片蔚蓝的水域,或许正是人类诞生的摇篮,万物的起源之地。”他看向我,温柔的目光像是穿透了静谧的海洋,“毕竟,正如我们所看到的这样,它如此深邃而广阔。”


“而我们正在向真理求证,”我微笑道,“来证实这颗美丽的星球并非虚构,它真实存在。”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有趣的发现,”他翻到了下一页,“就是这个。”


这一页上是地球上起伏的陆地形态,对此我并不感到十分惊奇,毕竟我们所在的星球虽然贫瘠,但是山脉、峡谷、盆地、平原这些地貌却十分寻常,真正吸引我的自然不是这些司空见惯的东西,而是生长在地表之上的绿色生物,它们郁郁葱葱,从平原蔓延到溪谷、盆地,稀疏地缀于高原之上,甚至在广袤的沙漠中也顽强地生长着。它们似乎不同于我刚刚在那片蔚蓝的水域中所见的生物,但同样生机盎然,从低矮的蕨类、灌木到高大的乔木,它们几乎存在于陆地上的任何角落,而在它们存在的地方,栖息着另一些形态各异的生物:它们披着毛皮或是翎羽,有的在天空中翱翔,有的在陆地上驰骋。而陆地上存在的一个物种却令我倍感亲切——人类,那封不明质地的信中曾提到,我们并非仙女星系的原住民,我们正是从这颗美丽的星球出发,在宇宙深处漂泊辗转,最终在仙女星系扎根繁衍。


“亲爱的小静,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想我有些嫉妒我们的先祖,他们生活在这样一个美丽富饶的星球上,如此丰富的物种,千奇百怪的生态环境……一切都令人叹为观止,一切都令人向往歆慕。”


“最重要的是,人类并不是那里的唯一,人类并不孤独,”荒原狼的目光落在那颗欣欣向荣的星球上,“要知道,孤独常使人傲慢冷漠,忘记心怀敬畏。”


“而形成这一切的关键,我想正是氧气与重力,”我推测道,“假设这颗星球的存在为真,那么我们与之的区别之处就成了解题的关键,首先仙女星系的自然环境下并不存在高密度的氧气,除此之外我们的星球质量过小,没有足够的引力吸引住表层土壤,所以并没有那些绿色生物生长。”


“只有这个时候我会想起你是个维尔马伦生物研究系的学生,”荒原狼点点头,抬手将地图册翻至上一页,“但你忽略了重要的一点,液态水。”他指着那片蔚蓝色的水域,“这应该是另一个重要因素,你看我们,躲在防护罩内每天服食各种营养液,那些绿色生物应该也是一样,只不过它们靠土壤汲取必要的养分。”


“所以像α星这样的低温星球,所有的液态水已经固化成冰矿,那些绿色生物根本无法生长。”我点点头,“按照我们自身的生存条件推测的话,高辐射、低温、缺氧、失重,以上都是生命繁衍最大的阻碍,那么地球应该与我们正相反。”


“我们是躲在防护罩内生活的人类,而先祖们在自然环境下就可以享受光照,呼吸氧气,那颗星球一定是质量适中,可以吸引足够的气体形成厚厚的气态防护罩,不仅可以隔绝绝大多数射线,还可以减弱光照,并且可以牢牢吸附住地表土壤,这究竟是怎样一个奇妙的星球……”


“按你的设想,有了这层防护罩,就可以实现相对恒温的生态环境,如此大面积的液态水的存在也就成为了可能。”我补充道。


“而这正是我们的母星,”荒原狼看向我,双眼洋溢着热烈的希望,“地球。”


“而我们终将结束流浪,”我合上地图册,轻轻拥住他宽阔的臂膀,“回归一切开始的地方。”







2016.11.25

评论
热度(39)

© 夢見る宇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