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る宇宙

WB@夏希-Natsuki-

Rentrer en soi.

【静临】呼唤君之名 12

好久不见,你们的王回来了


这次的更新不多,算是大更之前的预热

故事即将迎来转折,你们会期待吗w

BGM:If You Only Knew The Rain








忙碌的期末过后,假期终于开始了。Kadota却没什么机会享受这难能可贵的假日生活,他跟着指挥系一起到小行星带去进行拉练了,该说“假期”本也不存在莱斯特的学生观念里,联想起Kadota那张尤为正直可敬的脸孔后,这一说法更是令我深信不疑。自然,Kadota不在,也很难看到Togusa一行人,这使我少了一群可爱的牌友;不过纵然少了这些娱乐活动我也没能徜徉于赛博博物馆或是绿松石图书馆(维尔马伦学院里最古老的图书馆),大部分时间我都往返于宿舍和阿尔萨斯学院荒原狼那间小实验室,偶尔我们还会乘坐改良的浮游槽进行短途旅行。


“我说,你已经鼓捣那个表盘一上午了,”我放下从图书馆借来的一本诗集,目光落在荒原狼乱蓬蓬的后脑勺上,他正用激光笔检测着从浮游槽上拆下来的发动机,“昨天明明才检修过,难道还能出什么问题?”


“不,亲爱的Izaya,”荒原狼把护目镜推到了头顶,有些兴奋地扭头应道,“你不知道刚刚发生了多么美妙的事情。”


“好吧,”我放下书,抚平衣襟上的褶皱走到他身旁蹲下来,打趣道,“那我可得洗耳恭听。毕竟,今天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收到任何惊喜。”


他把防护手套脱下来,向后捋了捋鬓发,却不想此举让他的头顶完全成为一块惨遭浣熊蹂躏的草坪,但他显然没有意识到更不会在意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他伸出两根手指,煞有介事地说:“刚刚,我把浮游槽的功率提高了20%,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行星地表勘探上,而不是在浮游槽里喝咖啡打发时间。”


雀跃的光芒在他的眼里闪烁,他凸起的颧骨上盘踞着一块儿明晃晃的亮光,没来由地,我想起了遥远的过去,曾有一个小男孩在干燥温馨的客厅地板上跑来跑去,Ethlenn的光芒温柔如母亲头发上闪耀的粼粼波光,曾有梦想,在那片暖光中萌发。但任何鲜活的色彩、亲切的面孔都将随着时间褪色,任何芳香馥郁的花朵终将凋零。冷光中少年纤细孤独的身影闪过空旷宅院的回廊,那儿早已不复旧日的温馨回忆,死寂统治了一切,甚至剥夺了那些美好幻象再次闪现的权利。我突然记起,彼时我的颧骨上也曾爬上过同样雀跃的光芒,只是沉重的变故让那些明亮的记忆不断褪色漂白,让我再无法沿着熟悉的甬路触摸那些虚幻却美丽的瞬间。


“是嘛……”我随口应道。


记忆的碎片不断从我眼前掠过,它们飞速地后退,直至消失在阴暗的角落里,我无法再抓住旧日的一丝一毫,它们终将远去。我呼了口气尽力微笑宽慰自己,我不知道那一瞬间我是否流露出了莫名的消极情绪。当我回过头看向身旁的荒原狼时,他正注视着我。“你怎么了?”他关切地问道,微微蹙起的眉毛下是一双混合着担忧、困惑的双眼。他靠近我,干燥蓬松的发丝擦过我的鼻梁,他歪着头看着我,无形的狼耳朵一动一动,他似乎困惑于他的同伴为何突然陷入了沉默。


“只是突然想到了些往事。”我再次微笑起来,只是这次,我是单纯被他滑稽可笑的神态逗笑了,他是荒原狼,我的同伴,我的领路人。


“你应当感谢回忆。”他说,接着低下头去整理散落在周围的工具和零件,“正是回忆塑造了我们,此时此刻的我们。任何喜悦、悲伤、愤怒都是一笔了不起的馈赠,这些情感在我们内部交织,才使得我们是我们,正是回忆使我们独一无二。我们的每一次呼吸,都是过去在现时的又一次延续。你难道不这样认为吗?”


他看向我,而我怔住了。


我时常觉得眼前这头荒原狼异于常理、超脱于凡尘,可在这个突如其来的瞬间,那头在荒原中抖动着毛发的狼却遁于无形,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他仿佛从一个棕木桌案上抬起头来的哲学家,他注视着我,眼神旷远而深邃。


半晌,他收拾好工具箱,拍拍手,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支皱巴巴的烟点燃,辛辣的烟气随着他的呼气萦回左右,他眯起眼睛,声音听上去模糊而遥远:“无论人类抑或野兽,我们都披着旧日外衣摸索前行,遑论前途布满荆棘抑或万里坦途。”


他看向我,琥珀色的双眼隔着烟雾显得格外平静。


“我时常怀疑究竟什么塑造了你,”我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不然一个哲学家为何偏偏跑去阿尔萨斯学院研究机械制造?”


“任何时候都该诗意地栖居,亲爱的Izaya,”他缓慢地吐出烟圈,漫不经心地说,“虽然不记得是哪位诗人还是哲学家曾经这样说过,但有一点确凿无疑,凝视深渊的力量从不是一蹴而就,它就在那儿,你过往的无数个曾经里,无论你是不是想抛弃它。”


“所以,我们走吧,”他站起来将烟熄灭,并向我伸出了一只手,“结伴而行总会令人拥有非凡的勇气,即便那仍不足以让你凝视深渊。”


时至今日,我仍无从知晓荒原狼当时是否真的觉察了我内心深处的恐惧,但正如他所言,有一件事确凿无疑——当我握住他伸来的那只手时,我确信我不再对未来感到惶恐,因为我握住了整片希望。


那天晚些时候,我们又来到那个废弃的星港乘坐荒原狼刚刚改进的浮游槽出发前往对于我们来说仍是未知大于已知的宇宙,荒原狼把目的地设定在了距离稍远一些的κ星。κ星的定位至今学界仍在争论不休——有人说它是颗卫星,毕竟它的运行轨道和离它最近的λ星有一部分重叠;但它过长而扁的运行轨道又似乎在佐证实际上它是颗独立的行星或者是矮行星。当然,至今κ星仍在静默地注视着人类围绕它进行的这些无关紧要的争论。荒原狼对它感兴趣并非出自于它的奇妙定位,而是简单地想利用κ星做测量浮游槽动力的浮标——我对此自然是不抱任何赞赏态度的,但我也找不到另一种测试浮游槽动力的更好办法,不过就其结果来看,荒原狼在诱导我跟随他一起行动这件事上倒是有着卓然不凡的天赋。


当然,任何事都有其代价,譬如现在荒原狼已经在国际象棋上连续输给我五局了。我不否认我在国际象棋上的确有着极高的造诣,但我必须称赞一下连输五局后越挫越勇的小静,此刻他正专注的盯着他所剩不多的棋子,绞尽脑汁地想扭转颓势。


“放弃吧小静,在国际象棋上你不可能赢得过我。”我再一次吃掉了他的马,“你看,留给你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确实如此,但人类的非凡之处难道不正是屡战屡败却不知放弃吗?”


我笑起来,对上他狼一样纯真又直率的眼睛。










2016.11.8

评论(9)
热度(53)

© 夢見る宇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