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る宇宙

WB@夏希-Natsuki-

Rentrer en soi.

【静临】呼唤君之名 05

Kadota的救援船抵达α星后,我们立即被转入了地面最大的救助中心。在那儿,我和荒原狼终于分别进入了独立的高压氧舱接受进一步的治疗和观察。三天后我从高压氧舱中出来,Kadota看见我喜出望外,他带了好些吃的,可我却对那些人工合成的花花绿绿的蛋白质没有任何食欲。


“如果我再晚一点儿到,你和Shizuo都会没命,真是万幸。”Kadota搬了把椅子坐在我床边,“话说回来,你们两个那天怎么会想到去那么远?”


“这个还是之后再说吧。”我摆了摆手,“小静他醒了吗?”


“Shizuo他还是没醒,”Kadota叹了口气,“医生说他如果今天还醒不过来,恐怕今后也不会醒过来了……毕竟,他在低温缺氧的环境中呆太久了。”


“这算什么,植物人?”我轻哼一声。


“你别这样,不是你的错。”Kadota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当然不是我的错小田田,个人英雄主义者少自以为是了,”我闭上眼睛,心烦意乱地说,“我累了,你走吧,记得把门关好。”


夜里的时候,我爬下床,从门窗里看到值班的护士刚好推着器材车从走廊的另一端向这边走来。我立即躺回床上按响了呼叫按钮,不一会儿,适才看到的护士推门而入。她匆匆朝我走来,问道:


“Orihara先生,请问您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吗?”


“我刚醒过来,一个姿势实在躺得难受,想坐起来却怎么也坐不起来,”我虚弱地对她笑了笑,挣扎着想要再次坐起身,“哦……真是糟糕透了,我觉得我快要不能呼吸了……”


“哦您别勉强了!”护士大惊失色,她连忙弯下腰把我从床上扶起来,又在我背后垫了个枕头,“您感觉好些了吗?”她关切地问道。


“哦……”我缓慢呼出了一口气,面带歉意地对她说,“真是抱歉,就因为这点小事……”


“您快别这样说,我听说了您的事了,真是太惊险了,”护士转身倒了杯水递给我,“那样极端的条件下,您一定是拼了命坚持下来的。”


“谢谢。”我接过杯子喝了一口,“那真是噩梦一样的体验,人的生命是多么脆弱啊。”我放下杯子低下头,“真不可思议,我竟活了下来……”我有些疲倦地抬头对她说,“哦抱歉,突然间我竟然又想睡了。”


护士扶我躺好,又给我盖好被子。“您就做个好梦吧,”她轻轻地说道,“一切不幸都会过去的。”


我对她点点头,闭上了眼睛。她道别后就出去了。我立刻睁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我推开拉门望了望,确认四下无人后便来到了走廊上。我按照指示牌顺利摸到了小静所在的重症监护室。我从口袋里掏出从护士那儿顺来的ID识别钥匙插入感应锁里,门开了。我走了进去,正对着我的是一个透明的高压氧舱,荒原狼就漂浮在里面。


我走近了些,双手抵在舱壁上,荒原狼依旧沉睡着,他随着舱内输送的微波气流无知无觉地漂浮着,遍布于躯干的青紫印痕已经淡化了许多,却依然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还有一个小时,如果他再不醒过来,那么他将永远是这般失去灵魂、任人摆布的模样。


我闭上眼,想到初见时他明亮的、极具攻击性的琥珀色眼睛,它们像是两团火焰,在我的心头一闪而逝,他总是留给我许多沉浸在思索中的孤独而无法触碰的灰色身影,像潜入夜色中的独狼;而有时,他会突然变得比平时都更加笨拙而孩子气,就像枯燥无趣的画布突然被泼上了大片鲜艳的颜料,他显得生动而亲切,令人如此想要靠近——


那是光明,那是自由。


我脱掉了身上所有的衣物。我要赌一把。我捏紧那把ID识别钥匙,手心微微浸出了汗。我深呼吸了一下,迈步向前,接着把钥匙插入舱门处的感应锁里。


舱门开了。我定了定神走了进去,舱门随之关闭。我随着微波划动手臂,一点点向荒原狼游去。我要拯救他。近了,再近一点。我碰到了他的指尖,很好,它们已经很温暖了,我握住他的手,然后一个借力抱住了他。现在我们的身躯紧密贴合,就像我们从未分开过,我把头抵在他的额头上——狼在确认彼此时不都是这样的吗?你看,我在按照你最熟悉的方式触碰着你,我的呼唤你一定听得到。


“你得醒过来。”


我收紧手臂,缓慢而深入地呼吸着,让湿润的气流从我的鼻腔中逸出,轻轻地喷洒在他的脸上,我甚至能看见他脸上细小的绒毛在随之摆动。他凹陷的眼窝里,眼球似乎动了一下。


“你真的不能再装睡了。”


你是充满野性的荒原狼,你该时刻警醒并随时准备狩猎,看啊,猎物就在你眼前,你得睁开眼睛,仔细地端详并捕捉最恰当的时刻扑向猎物撕裂它们的咽喉——


“所以,给我醒过来,我最讨厌欠别人人情了。”


我在心里祈祷着,那个火焰般明亮的名字终于冲破了我的舌尖:


“Shizuo Heiwajima。”


“好像是第一次听你完整地叫我的名字。”


这句话好久才传入我的耳中,因为在那之前我就坠入眼前这片熠熠闪亮的琥珀色星云中去了,仿佛有着某种不可抗力将我拖入到那一团迷茫却闪耀着希望与生命的光辉中,它们柔和而强韧,不停旋转着,直至汇聚成一颗明亮耀眼的恒星。


“你怎么愣住了?”他张开手臂反抱住我,率直的眼睛略显担忧。


“闭嘴,安静。”我把头枕到他的肩窝里,“你没听到吗,灵魂的低语者们。”


他眨眨眼睛,露出狼一样纯真又湿漉漉的眼神。


灵魂的低语者们站起身,他们歌颂着、赞美着,Ethlenn的光芒最终驱散了黑暗,黎明正冉冉升起。





2015.12.4

评论(2)
热度(42)

© 夢見る宇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