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る宇宙

WB@夏希-Natsuki-

Rentrer en soi.

【静临】[ABO] You can't go that far 11

被屏蔽了只好重发,大家的评论都没了嘤!心好累。


Silver Legacy Reno Resort Casino 银色遗产赌场酒店,雷诺地区顶级土豪赌场酒店,象征着西部的豪赌精神。

Sterling's Seafood Steakhouse 海鲜牛排屋、Fairchild's Oyster Bar 牡蛎酒吧是酒店的特色餐厅。


NC-17,非战斗人员请立即撤离

前方高能反应




11




回到Silver Legacy后沙树便和二人分别回房休息了。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一起在牡蛎酒吧喝了点酒。他们一起要了一盆新鲜的牡蛎和一瓶白兰地。实际上折原临也并不是很会喝白兰地,相反饮酒这件事上静雄要比他在行得多。所以当听到折原临也向服曱务员要了一整瓶的轩尼诗后静雄甚至愣了一下,他问:“A bottle? Are you sure?”


“Just a celebration.”


“No, I mean you drink little brandy.”


“Don't worry, I didn't mean to drink up,”omega将袖子卷起来露曱出一小截纤细苍白的手腕,他用手指夹起牡蛎肉上插着的牙签,“The rest is for you,”他把牡蛎放入口曱中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有些不怀好意地说,“Or you can keep it for other things later.”


“You despised brandy too much, in every sense.”


alpha挑了挑眉耸耸肩,他继续小刀去撬那些还没开壳的牡蛎,撬开壳的就插好牙签放到omega面前的盘子上,omega惬意地享受着情人的服曱务,暗红的眼睛眯起来。不一会儿他们点的轩尼诗来了。alpha谢过服曱务员分别斟了两杯,omega接过其中一杯举在半空中,说:


“Cheers!”


“Cheers!”alpha也举起酒杯。


临也喝了三杯左右颧骨上已经染上了一层粉色,如果不是静雄夺走他的酒杯他铁定还要喝第四杯。


“Back upstairs to sleep? ”alpha问。


“No……I'm not sleepy yet,”omega半耷曱拉着眼皮,一只手托住脸颊一只手伸过去戳了戳alpha的鼻尖,“I wanna go for gambling.”


“Right now?”


“Right now.”omega斩钉截铁地说着站了起来。


alpha摇摇头陪着omega一起来到二楼赌场。omega先是玩了一会儿轮曱盘,不过显然他的运气不算太好,几轮下来已经输了不少钱。临也有些不高兴了,他把站在吸烟区吸烟的alpha拉了过去,指着轮曱盘要他把赔掉的部分赢回来。alpha被推到轮曱盘前,他的omega挽着他的手臂站在一旁。


“Win back.”omega说。


alpha没太玩过轮曱盘,他更擅长的是24点和老虎曱机。不过幸曱运女神似乎还站在他的一方,不多时输掉的钱竟然真的赢了回来。omega非常满意,指着不远处的牌局说:“There it is. Let's go.”


alpha点了点头,他把一张卡递给omega,omega马上拿着它兑换成了一笔庞大的赌资。接着omega来到纸牌桌前,他要玩的是他非常擅长的桥牌。他曾经和静雄一起玩过桥牌,而后者从来没赢过他。omega托着腮等待机器分牌,alpha在隔壁玩了一会儿老虎曱机就回来陪着omega了。一轮过后临也已经赢了不少,他扯了扯静雄的衣角,“I'll go back after next round, tidy our room first.”说罢打了个哈欠。


“All right, be careful then.”alpha说。


omega点了点头。


alpha离开了赌场,回房后他把行李中的衣服都取出来挂进衣柜里,接着又去浴曱室给浴缸注满了热水,他想omega回来是一定要好好泡个澡的。打点好一切之后alpha抬手看了看时间,半个小时过去了。刚好是一局的时间。


金发男人点了支烟打算下楼接情人回房,在轿厢里他遇到了几个穿着暴曱露的女性omega,她们很大胆地对他抛着媚眼,甚至邀请他去喝一杯。alpha面无表情地谢绝了几个姑娘的邀约,不过姑娘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失落,她们还是愉快地争相和alpha交谈,试图从alpha口曱中套得邮箱地址,甚至直到金发男人出了轿厢那几道热辣的视线还黏在他的背上。


alpha推开二楼赌场的大门,他得走一小段木楼梯才能下到棋牌桌。就在迈步踏上第三层楼梯时,alpha皱起了眉。他动了动鼻子,丝丝缕缕甜腻而熟悉的果香味儿飘进了鼻腔。


情况不太妙。


折原临也一开始只以为那是酒上头引起的头晕,他有些看不清牌面了。但不一会儿他就开始出汗,甚至一刻不停拿手帕擦曱拭还是无法止住,就像是中暑了一样。这时候他开始意识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劲儿,直到从小腹开始向上蔓延的热度烧到了脖子——他终于想起来似乎自己还没出发曱情期,之前打的一针中和剂似乎过劲儿了。他用手扇了扇风,想站起来,不过腰部完全使不上力气,转瞬间他已经很没形象地滑坐到椅子里了。他开始在外套口袋里翻找他的刀,但一无所获。他勉力睁开眼望向四周,该死,他的alpha不在这里。是自己要他回去的。


而桌边的几位alpha也已经没法好好看牌了,他们都虎视眈眈地盯着虚弱的omega,像是一群饿狼围着落单的小羊羔。其中一个褐色头发的白人alpha已经站了起来,他朝omega走去,贪婪的目光在omega漂亮的颈部线条流连着。有服曱务员走了过来,她是个beta,询问临也是否需要帮助,而那白人凶曱恶地瞪了她一眼。服曱务员吓得后退了几步没敢继续上前。


“嘿,我说,兄弟,你是omega吧?”白人alpha谄笑着问。


“走开……”折原临也双手拄在桌上试图支起上半身。这个白人浑身散发着的信息素味道浓厚得让他作呕,omega轻蔑地瞪了对方一眼,“你要对一个被标记的omega下手吗?”


“噢……别这样,别这样,”白人走得更近了,他抬起了自己粗曱壮的手臂,“我知道其实你们omega都喜欢被人摸这里是不是?”


眼看那粗糙的手掌就要落到omega的脖子上了——


“Ahhhhhhhhhh!!!!!!!!!!”咸猪手没落下来却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叫。omega抬起头,发现他的alpha正站在那里,手里捏着白人的手腕一字一句地说,“我说,你没听清他说什么吗?”


“见鬼谁知道——”


omega听到了一声清晰的“喀嚓”声。紧接着那白人发出了第二波惨叫,周围尽是些看热闹的,他们把棋牌桌团团围住,丝毫没有任何受到惊吓的样子。


“他说让你走开你听不见吗?”金发的alpha扔掉了白人的手腕,抬脚将对方钉在棋牌桌上,“他说他被标记了你听懂了吗?”


白人艰难地咽着唾液,他的确想说话,但踩在他胸腔上的脚阻止了他。因而他只能拼命点头。


“哦……”金发男人抱臂停了一秒,“听懂了你还碰他?”


说罢鞋跟狠狠地在白人厚实的胸膛上碾了一下。


白人只是张了张嘴,连呜咽都没能发出来。他痛苦地摇了摇头,眼泪合着唾液糊了满脸。


“听着,那是我的omega。永远不要妄想动他。”金发男人贴近垂死的白人alpha,琥珀色的眸子紧缩起来,强大的信息素源源不断地释放出来,几乎将脚下的alpha彻底淹没,“不然杀了你。”


alpha收回长曱腿,磕了磕鞋底。


“滚。”


白人alpha从棋牌桌上摔下来,立即有工作人员上前抬走了他。alpha走到omega身旁拦腰把情人抱了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赌场。


“You are still angry.”omega从alpha的怀里抬起头,alpha侧着脸没有看向他。


从进房开始alpha就一直沉默不语,他既不打算把omega放下来,也不打算做其他的事,他就那么一直抱着情人站在门口。


“Nothing substantive happened, didn't it?”omega伸出手指戳了戳alpha的喉结迫使对方转过脸来。


“Almost happened, it was almost, see?”alpha终于回过了头。


“But not yet, don't be so petty, my boy.”


alpha仍是无曱动曱于曱衷。可折原临也等不起也等不及,他稍作挣扎金发男人便放开了他。omega看着情人雕像一般默然的脸挑曱起唇哼了一声,他上前踮起脚勾住对方的脖子,抬起一条腿曲起膝盖挤到情人的双曱腿曱间,紧接着缓慢而色曱情地磨蹭着情人的裆曱部。


“Well, let me compensate for the bloody accident, eh?”omega说着用嘴咬住了alpha胸前的一颗扣子,他稍一用曱力,扣子便滚落下来,末了omega伸出舌曱尖舔曱了舔上唇,抛给情人一个足够魅惑的眼神。


alpha怔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瞬。他终是抬起手臂拥曱抱了他的omega。omega却不打算给情人更多的情感缓冲时间,挤在伴侣腿曱间的膝盖又是向上一顶,那里已经有一些硬度了。他趴在情人的胸口笑起来,开始处理一颗颗恼人的衬衫扣子:


他先是用牙齿衔曱住扣子和衬衫用线连接的部分,然后缓慢地向上扯,一边还时不时瞄着情人的脸,试图把对方最细微的动曱摇都收入眼底。alpha虽然仍旧抱着他,但手上却没什么明确动作。omega又一扯,扣子终于脱离束缚崩开了,敞开的衬衫衣襟下露曱出一片光曱裸的皮肤,omega马上伸出舌曱头舔曱了上去,细致而又充满技巧,alpha抱着他的手臂轻微地颤曱抖了一下。


直到omega将整件衬衫的扣子全部处理干净,alpha的胸前已经蔓延出了一道光亮的水迹。omega毛曱茸曱茸的脑袋擦着他的胸前,一路向下。


omega用牙一节节地拉着alpha的裤链,动作缓慢以致金属拉链下滑的摩擦声异常清晰,alpha轻轻地按住了omega的肩膀。omega抬起头看向情人,露曱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他很快又埋首于情人的胯曱下,隔着薄薄的内曱裤他张口曱含曱住了那个凸起。alpha闷曱哼了一声。omega随即用牙轻轻曱咬着柱身的轮廓,一边不忘用舌曱尖挑曱逗着。


alpha施加在omega肩膀上的力道明显加大了。但这还远远不够,omega清楚得很,alpha还没完全进入状态,要让对方忘掉刚刚的不愉快这点小伎俩还远远不够。因而omega再一次用牙扯掉了情人的内曱裤,当他完全把对方的阴曱茎含在嘴里时alpha缓慢地吐息了一下。omega的舌曱头很快派上了用场,他灵巧地带过了龟曱头,沿着柱身一直向阴曱囊舔过去,一边吸曱吮一边做出吞咽的动作,很快alpha看起来也不是那么气定神闲了,按在omega肩膀上的两只手很快移到了对方的头顶,随着omega的一个深曱喉,alpha的手指完全没入了情人的黑发里。


“Fuck……”alpha骂了一句将自己完全从情人口曱中抽曱离出来,他像野兽一样把omega扑倒在地,现在他们面对面、鼻尖抵着鼻尖,连对方脸上的细小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alpha炙热的吐息喷在omega的脸上,“You're playing with fire.”


“Burn out or die.”omega笑着勾住情人的脖子,“Nothing can stop us.”


alpha不再言语,他疯狂地啃噬着omega纤长的脖子,那里差点留下另一个alpha的味道,他绝不允许,因而alpha的动作甚至称得上是暴曱虐的。他用牙衔曱住一小块皮肉然后毫不留情的刺破,omega轻轻叫了一声,但他充耳不闻,他继续对omega颈间的皮肤施以暴曱力的惩戒,他要在上面刻上深刻的印记,任何人都要畏惧的烙印。


omega只是收紧了拥住alpha的手臂。他的脖子在流曱血,alpha在吸食着他的血液并不断向伤口处注曱入信息素——他不在乎,他全盘接受,如果这是alpha想要的话。


他想起曾经他们一起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案子。每一次alpha都无曱所曱畏曱惧地冲在最前面,他那么年轻那么强壮,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叫他害怕,他徒手制曱服了各种暴徒,而omega端着相机拍摄下一幅幅有alpha的画面。他们曾经总是爆发各种争吵:或是案子、或是一些其他事情,omega从没想过他和alpha的关系会持久下去,就算alpha已经暂时标记了他。直到发生了那起爆曱炸案,omega看到alpha被抬上救护车的那一刻心跳都停止了,alpha第一次露曱出那么苍白无力的样子,他在那一刻无法抑制地想到了死亡,他不相信alpha会死。但是他害怕了,他端着相机的手颤曱抖了,甚至差点跪了下去。那一刻他知道他不能失去他。不仅仅因为alpha标记了他。


他们的命运早就紧紧缚在一起。


“Well, I'm here……always……”omega喃喃地说。


alpha近乎粗曱暴地扯开了omega的衣服,上面附着了太多令他不快的味道。alpha柔曱软的唇曱舌一并招呼上去,omega难耐地动了动腰,鼻子里逸出的呻曱吟像是一根无形的丝线拉扯着alpha的神曱经。


毁掉。


全部毁掉。


全部都是我的。


alpha扯开了omega的皮曱带,烦躁地将omega从裤子的束缚中解曱放出来,一只手迫不及待地伸向omega的屁曱股揉曱捏、试探。


“Everything's yours.”omega抬起手摸了摸alpha的脸,他轻轻曱撩曱起情人金色的鬓发,然后是深陷的眼窝,英挺的鼻梁,一直到紧绷的唇线,“Nothing to worry, I'm here.”


“But I'm afraid——”


omega用手指抵住了alpha开合的唇。


“Remember what you owed to me?”omega暗红的眼睛闪着微光,像是遗失在深海里的美丽宝石,“You've promised.”


alpha愣了一下,他想起昨天和omega定下的那个约定,但是他转而又摇摇头,omega指的应该是更为久远的事,那是他从特大爆曱炸案恢复后的一次做曱爱途中——他彻底完成了对omega的标记,omega终于彻彻底底属于他了。那时自己对omega许下的承诺是:


“Whenever you go, I'll stay with you, till death do us apart.”


像是结婚誓词一样的誓言,omega当时挑了挑眉耸了耸肩,既没有表现得特别开心也没像往常一样赏给他一个白眼。他只是坐在床边缓慢地穿好了裤子。然后站起来走向床边推开窗,风吹进来,他听到omega说:


“The wind will come with tomorrow, so shall us.”


“Till the distant future, I won't leave you alone, never to betray but always trust you.”alpha低下头,深深曱吻住了他的omega。omega的睫毛抖动了一下闭上了眼睛。他呼吸着、感受着alpha深海一样的信息素,那里有光亮,很大一片,足以照亮他的眼睛和未来。


他互相索求着彼此,确认着彼此的存在。


在两人胶着在一起的唇分开的瞬间,alpha挺身而入。omega睁大了眼睛,仿佛看到头顶游曱动的鱼群一下子动了起来,无数的气泡浮上水面,温柔的光漫过他的眼帘。他想抬手揉一揉湿曱润的眼角,alpha按住了他的手指,金色的头颅低了下来,虔诚而温柔地吻着他的眼睛。


“You're mine.”alpha说。


alpha将omega的腰抬了起来,略略抽曱出又全曱根没入。omega死死地抓着他的背,指甲都陷了进去。alpha把情人从地毯上捞起来,两个人一起摔进沙发里。alpha托着他的后脑勺侧躺在他身后,一只手把他的一条腿架高,另一只手刚好从中间传穿过去揉曱捏着他的前端。omega不可抑制地颤曱抖起来,前面和后面的快曱感都过于强烈了,被抬高的一条腿已经完全痉曱挛了。他试图扭头和alpha接曱吻,alpha直接扳过他的脑袋吻了上去,金发完全盖住了他的眼帘。黑曱暗里他看不到任何东西,就像在没有光亮的深海里孤独的徘徊,他伸出手去摸索,alpha抓曱住了他的手,温暖的手掌覆盖住他的,像是一艘巨轮载着他驶离黑曱暗与孤寂。


折原临也在沙发上射曱了一次。他有点恍惚,身曱体和意识似是完全分开了。alpha还没射,灼曱热的阴曱茎还留在他的体曱内。


“Here we go, to the heaven.”alpha说着将他抱了起来,然后站起身一步步向墙边走去。


omega把头歪在情人的颈窝,他迷迷糊糊的,只看得见一片白花花的光亮。


“小静?”他用日语叫了一声。


“我在。”对方摸了摸曱他的头发。


然后视野开始清晰,他望进一片琥珀色的沙海里。


“Bury me with your love and power.”他又被顶在了墙上,omega轻轻地把头靠在情人的肩膀上。


“As you wish.”


回应omega的是一下下深刻而有力的撞击,它们带着破军之势,从一望无际的沙海彼端浩浩荡荡地奔涌到战场上,为首的勇曱士身着盔甲,手执盾牌,金发如同太阳一般灿烂。omega闭上眼睛,他们的心跳重合在一起,像是遥远战场上飘来的鼓声。无数记忆的碎片汇聚、重组,最终拼合成一部厚重的史诗。


“Ah……”omega的喘息轻柔地如同一声太息。


alpha又把伴侣的屁曱股掰曱开了一点,以便阴曱茎能更为深入,omega张口咬住他的肩膀。


似乎还觉得不够尽兴,alpha拉过一把椅子抱着情人坐了上去,接着他箍紧情人的腰,抬起又任由对方靠重力下落。omega几乎没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他的脑袋里一片混沌,无法思考,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些抽象的符号萦回左右,他只能窒曱息般的张大嘴呼吸,然后接受撞击和温暖的怀抱。


最后一切戛然而止,alpha射在了omega的体曱内,omega在伴侣的手中又一次释放了自己。他们紧抱着彼此,头挨着头,胸膛贴着胸膛。


心跳从一端传递到另一端,扑通、扑通。


他们一同享受了高曱潮后的短暂安宁。


“Wanna take a bath?”alpha问。


omega虚弱地点点头。


alpha把omega抱起来一直走到浴曱室,又轻轻地把omega放进圆形浴缸里。omega虚曱脱般的把头歪在浴缸边缘,眼看着都快睡着了。alpha正准备也下到浴缸里却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转身回到了客厅,他从行李袋里取出了omega刚买的深海入曱浴剂撒入曱浴缸里,不一会儿水的颜色起了变化:深蓝、浅蓝、白色、银灰色交织在一起,随着他进入曱浴缸的动作荡起波澜,就像是真正的海洋一样。


他把情人翻了个面,让对方背对自己好方便清理,omega轻轻哼了一声。


他把手指伸曱入后曱穴里,柔曱软的内曱壁马上吸附上来,紧紧绞住入侵的异物。他拍了拍情人的背,“放松。”


“闭嘴。”折原临也回过头赏了他一记白眼,看来已经从虚曱脱状态下恢复过来了。


接着金发男人继续曲起手指向内里探去,不断挖掘、搔刮。老天在上他绝对只是想曱做好清洁工作,但是他的情人却总是扭着腰。到后来更是小幅度地就着他的手指摇起来了。


alpha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他有些无奈地摸了摸伴侣光滑的背,“So one more time?”


“If I say ‘yes’?”omega扭过头,留给alpha一个狡黠的笑容。


alpha没有说话,他微笑着揽过情人的腰将自己又一次送入对方体曱内,omega发出了一声绵长而催曱情的颤音。他的腿在抖,但alpha不打算理会这些,他握着伴侣的腰摇了起来。折原临也用手攀着浴缸的边缘以防自己一头扎进水里。


温水的海洋将他们包围,随着alpha的动作泛起阵阵涟漪。omega的手臂很快就没法支撑住自己了,倒是alpha将他一把捞了起来直接翻转了个面,阴曱茎几乎磨着他的内曱壁来了一周,omega变了调的呻曱吟混杂在水声里,像是假日的邮轮航行在海面上发出的阵阵汽笛声。


alpha并没把他抱在怀里,他甚至松开了手,让omega的上半身慢慢沉入水里,直至水快漫过鼻尖。


alpha托着他的腰俯身凑近他。omega在水下睁开眼睛。隔着水面他看到了两团明亮的琥珀色。无数细小的光亮缀于其上,就像是幻境中闪现的精灵之光。


他的世界里唯一的太阳。


他们的唇碰到一起,然后小心地、温柔的缠绕到一起。


世界在水下映射回它原本的模样。


omega的、alpha的。









TBC


2015.2.10


评论(22)
热度(177)

© 夢見る宇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