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る宇宙

WB@夏希-Natsuki-

Rentrer en soi.

【静临】[ABO] You can't go that far 08

哇竟然写到08了我好震惊


算这篇已经差不多3w了现在

破10w的话可以印小薄本糊墙了(x


NC-17

好孩子赶紧洗洗睡(x


Le bon plaisir 法语,乐意之至。




08



一路上少女都不发一言。车窗外已是暮色四起,出来吃饭和消遣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路灯一盏盏亮了起来,他们穿过车流密集的主干道,鳞次栉比的房屋飞快地消失在后视镜里。少女将头顶在车窗上,一幢红色的三层小楼映入眼帘,褐色的木门外吊着一盏别致的马灯,发出的光幽幽的,渐渐的整幢房子远去了,徒留那迷蒙的灯光残留在少女的瞳孔中,那残像如一团雾,渐渐化成了天际一颗遥远的星。


她紧紧握着手中的名片,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越野车渐渐驶离了市区。


“So she's fallen asleep, really a day full of surprise, eh?”omega打了个哈欠。


“So it is. But I don't think it was incidental.”alpha的声音波澜不惊,抬手打了个转向。


“You must be joking, how can the fucking stupid robbery just take place within a plan?”omega夸张地甩了甩手,一脸的鄙夷不屑。


“If they had a guide, especially someone like you.”alpha缓慢地减速,再转过一个弯就到旅馆了。


“I beg your pardon?”omega从座位上坐起身。


“Nothing. ”alpha轻描淡写地说着踩下了刹车,“We're just back.”


静雄拉开车门跳下了车,临也叫醒了沙树,少女迷迷糊糊应了一声醒了过来,揉着眼睛道歉说自己一不小心睡着了。他们一起在旅馆餐厅吃了晚餐,少女吃了很少就离席了。omega望着少女的萧索背影眨了眨眼睛夹起一片培根,“Looks like a real adult, doesn't she?”


“You gossip, she's a miss, don't tease her.”alpha把沙拉酱挤在切块的时令水果上,用小匙略略搅拌了下将盘子推到桌子中央,“Everyone has his own business.”


“Don't be so dull, man,”折原临也用叉子叉起一块菠萝放到小碟里,抬首给了对方一个玩味的笑容,“You ain't seen nothing yet.”


“Glad to wait and see.”alpha饮下最后一点利口酒。


饭后他们回到房间,alpha把购回的日用品分类整理妥当,omega便先去洗澡了,静雄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一本杂志,那是回来路上等信号灯时有人塞进车窗的,大体是些神秘事件和一些花边新闻,说实话他不是很感兴趣,他宁愿看点体育新闻。但折原临也却喜欢,就算是些看上去就很可疑的消息他也会很在意,好吧毕竟omega是《旧金山纪事报》的记者,有敏锐的职业嗅觉是必须的,可折原临也显然对任何事情都抱有极大的好奇心,只要是他目之所及他都要弄个水落石出。alpha放下八卦杂志,仰面陷在沙发里,白花花的天花板上一盏吸顶灯发出柔和的光。


浴曱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omega还在洗澡,仿佛混着花香的甜蜜气息丝丝缕缕地飘散过来,alpha动动鼻子,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得出结论,中和剂的时限到了。他从抽屉里取出浴巾走向浴曱室,离浴曱室的门越近,信息素的味道越重,到门前的时候他甚至有种那些香味要冲破那道门的错觉。他的手刚搭上门把手,门就向里打开了。omega浑身湿漉漉的,光着脚踩在瓷砖上,脸上蒙着一层诱人的粉色,张开的嘴呼着气,两只眼睛闪着迷人的温润光泽,他喃喃地呼唤着alpha的名字向前一步伸出手臂,金发男人接住了他。


omega的呼吸喷在alpha的颈间,“It's so hot……”


“Obviously.”金发男人用浴巾把情人裹起来,“But it'll cool down, I promise.”


alpha将omega拦腰抱起来,临也把头靠在情人怀里,用发烫的手指戳了戳男人的胸前,“No time for your bathing.”


“No way out.”


陷入柔软的床铺那一刻omega满眼都是金色,alpha的气息自头顶倾泻下来,流动的信息素构筑的温柔而强韧的钟罩将omega整个儿罩了进去。折原临也抬起一只手抚摸情人绷得笔直的手臂肌肉,另一只手揽住对方的脖子向下压,“Thinking about what?”


“Why I'm so addicted to you.”alpha的吻落下来,他轻轻地啄着omega湿漉漉的额头,一边将情人过长的额发拢到耳后。


“'Cause I'm Izaya Orihara."omega轻笑出声。


“Quite right.”alpha的吻随即落在omega发红的耳曱垂上,伸长的舌尖沿着耳廓描绘着,一点点伸向耳道并模拟着性曱器进进出出的节奏,这成功引起了omega的一阵战栗,alpha见状使劲吸曱允了一下情人的耳曱垂,果不其然对方的手指猛地抓了下自己的背。omega用鼻梁蹭着alpha的脸,手指陷在对方一头金发里,“Kiss me.”


omega终于如愿以偿。他几乎迫不及待地伸长舌尖缠上对方的,他迷恋于对方口腔里略带苦涩的辛凉薄荷味,alpha一只手托住情人的脑袋,另一只手不断抚摸着omega发烫的皮肤:长长的手指掠过鲜明的锁骨,瘦削的胸膛,不轻不重地在急需安抚的两点上打着圈。临也勾着他的舌头不放,发曱情期的omega比以往更加主动,连交换的津曱液里都带着诱人的甜蜜,alpha乐于加深这个吻,同时不断揉曱捏着已经开始挺立起来的乳曱首。


“En……”omega的鼻息轻飘飘的,却不偏不倚刚好击中了alpha心中的那根弦,随之产生的震颤和波动呈几何倍的在alpha开始发热的大脑里扩散起来。


不能再等了。


好想进去。


好想弄哭他。


那些声音交织在一起,疯狂地在alpha的大脑深处回响着。


而omega似乎并不知晓这一切、又或者根本就是故意的,他打开腿,腰部不停向上送,一双手沿着alpha的背心下摆钻了进去,正随意撩着火。


“Shall I take it off?”omega眨眨眼睛。


“Le bon plaisir.”


灵巧的手指捉住了背心的边缘一点一点向上拉,omega的视线随着衣料一起游移,扫过男人结实的腹肌,再向上是渐渐变宽的胸膛,就在这时alpha握住了他的手腕并极快地向上一掀,轻薄的背心落在地板上,alpha再次压上去,他狠狠地啃噬着omega凸起的喉结,就像大型猫科动物猎食时先咬断猎物的喉咙一样,折原临也的喉咙里逸出断断续续的呻曱吟,双手却死死抱住情人的脑袋。


“啊……”omega喘息着,连视野里都开始模糊不清了。alpha的牙齿终于离开了他的脖子,湿漉漉的唇曱舌又转移到他的锁骨上,先是温热的唇曱舌不停舔shì,继而是尖牙磨着薄薄的皮肤,然后在omega以为他要放弃那里时,颈间传来刺痛——


尖利的牙齿刺破了锁骨连着脖子的那一处凹陷,alpha的信息素透过破曱处一点点渗入进来。omega颤抖的手指落在金发男人的肩上,他抚摸着男人硬曱邦曱邦的冈上肌和小菱形肌,轻轻说道,“I'm here, I'm here……”


“I won't apologize.”


“I long for something more than that, you fucking guy.”


“Like this?”alpha张口含曱住情人早已抬头的性曱器,omega发出了一声绵长而性曱感的呻曱吟。


alpha仔细地舔shì上面的每一道褶皱,一只手不忘将囊袋全部包在手里并不断揉曱捏。omega下意识地向前送着腰,alpha配合地给了一个足以让人发狂的深喉。就在omega快射曱出来的一刹那金发男人把他吐了出来,拇指抵在小孔处。


“What the fuck?”omega不明所以。


alpha沉默不语,他提起情人的脚腕然后把对方的两条长曱腿挂在自己的两肩上,然后托着对方的腰不断向omega压过去,堵住小孔的拇指一直不曾松开。直到折原临也差不多可以清晰看到自己被握在对方手中的时候,他似乎预感到即将会发生什么了,“You basta——”


折原临也的一句咒骂还没完全出口,白色的浊液便喷射下来。


他愣了一秒,alpha已欺身压下来,火热的唇曱舌封堵住了一切,alpha显得比刚刚更加粗暴,他近乎蛮横地扫荡着omega的口腔,完全不给omega任何机会,全然是单方面的巧取豪夺。omega被吻得七荤八素,几乎忘记了自己刚刚遭遇了颜曱射的事实,他狠狠拥住情人的脖子,双曱腿磨蹭着男人的腰间。alpha会意地把手向omega的屁曱股探去,柔软的穴曱口不停收缩着,不断分泌的黏曱腻液体沾了他满手。


“发曱情期的好处只有一个,”alpha将情人的腰抬高,然后把自己缓缓的送入对方体内,“那就是省了润曱滑的麻烦。”


“噢……混曱蛋我真搞不懂……你怎么在说这种混账话时偏偏要用日语……”omega吸着气,无论做了多少次,伴侣的尺寸还是要花点力气才能完全适应。


“因为这样的话你的脸会更红。”alpha不羞不躁地说,甚至用手指刮了刮omega的鼻尖,下一秒情人张口咬了他一下。他笑起来,“然后就会有这种小福利。”


omega怒视着他。alpha俯身亲吻对方的眼窝,腰部开始小幅度地挺动起来。折原临也勾着情人的脖子和他接吻,屁曱股里的庞然大物这会正不温不火地进进出出,如同隔靴搔曱痒,他有点不满地用脚后跟踢了踢男人的腰,“快点动……”


“夜还长。”


“闭嘴。”omega咬了alpha的鼻尖一下,“快给我。”


金发男人加快了进出速度,但并不打算给予omega实质性的安慰,这就好比一锅热油已经沸腾了,你还要在上面洒水一个道理,omega难耐的晃动着腰,试图靠自己的移动好使对方能触及到自己的敏感点,他在发曱情,可他的伴侣好像正好起了玩心。


“啊……不行了快点……”omega的声音几乎带上了乞求,湿漉漉的眼睛直直地望进情人眼里,“好热……”摩擦使柔软湿热的内曱壁更为火热,而位于甬道深处的某一点甚至烧得快要穿孔了。


“真拿你没办法。”


金发男人托住情人的腰将他拉起来抱进怀里,突然改变的姿势一下子让阴曱茎埋入了更深的位置,差点让omega叫出声;下一秒alpha将自己完全抽离,然后又狠狠向上顶了进去,这一次omega张大了嘴却没能叫出声来,龟曱头几乎是碾过每一道褶皱之后狠狠地撞在了他的敏感点上,力度大得他整个肠道都快痉曱挛了。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臂揽住alpha的臂膀,把脸埋在情人的颈窝。


金发男人握紧情人的腰开始更加疯狂地抽曱送,折原临也死死抓着他的背,指甲都陷进他的皮肉里。一声高过一声的浪曱叫几乎烧断了alpha最后一点理智,他忍不住了,alpha一手扣紧对方的腰一手托着他的屁曱股从床上站了起来,仅仅是坐着的姿势已经完全不能尽兴了;他走下床,折原临也剧烈地抖了一下,他每迈一步都觉得omega快把他夹死了。


“放松点儿,别夹那么……紧。”


“闭嘴……快点儿挪……”折原临也哆嗦着说。


金发男人干脆三步并作两步走,最后他近乎用摔地把折原临也抵在了墙上。折原临也在那短短的几步路上拼命甩着脑袋,走路造成的摩擦比正常的律动更让人发狂,这会儿他不得不靠在alpha肩上大口喘着气。


金发男人的双臂牢牢箍在临也的腰上,omega把腿紧紧地缠在男人腰间。他们像是亲密的连体婴儿一样毫无间隙地贴在一起。


“我本来打算明天再出去玩一天的……”omega把唇贴在alpha的耳侧说。


“我哪里都不去,陪你一天。”alpha舔曱了舔曱他的脸。


“好了磨蹭什么,动吧。”omega闭上眼睛。


下一秒伴侣的阴曱茎直直撞进了身体深处,omega高高扬起了脖子,尽管死死扣着情人的脖子,男人也托着他,但他总觉得他会坠落下去,每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肉刃就又一次从深处把他劈成了两半,他的视野里只剩下男人灿烂的金发和天花板上晃动的吸顶灯,灯光一圈一圈向四周扩散着,像可视化的无线电波。他的脑袋里轰隆隆地仿佛置身于一片火箭发射基地,热浪袭来,他先是一阵失重,紧接着就漂浮起来,轻飘飘地找不到支点。


“好像看到了宇宙……”omega痴痴地说着,柔软的黑发擦过金发男人的脸。


“宇宙是吗?”


“嗯……”omega发出一个旖旎的鼻音。


金发男人再次托起情人向前走,路过床的时候抓起了那条浴巾披在情人背上,omega已经没法做出任何激烈地反应了,痉曱挛的手臂无力地搭在情人的颈间。然后他听到拉门被拉开的声音,夜风吹起来,让他呼吸顺畅了不少。


alpha把他抵在阳台的栏杆上,收拢了他身上的浴巾。


“Look upward.”alpha说。


omega仰起头望向天空。一望无际的幽深天幕上一条明亮的星河在蜿蜒流淌,无数璀璨星辰坠入其中,发出夺目的光芒:最中央是耀眼的白色,向两边渐变成淡粉、浅紫、深紫,最终融入一片寂静的夜。


“Good god, it's the Milky Way.”omega说。


“No,”金发男人拢过情人滑落的鬓发,深深望进对方的红瞳里,“'Cause you're a sky full of stars.”


“Then let me die in your arms.”


“As you wish.”


那是一种不同以往的、仿佛坚定的誓言般深深刻入体内的力量:它远胜那些遥远的星光,它真实而具体,连接着彼此的肉体,让两个不同的灵魂碰撞、相拥。


大地在脚下颤动。


omega闭上眼睛,结束漂浮,他终将坠向地表。


那里有他的alpha接着他,无论何时。













TBC


2015.1.22

评论(13)
热度(122)

© 夢見る宇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