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る宇宙

WB@夏希-Natsuki-

Rentrer en soi.

【静临】[ABO] You can't go that far 07

嘿想我了吗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临也已经看穿了一切(不

反正我已经在有病这条路上一去不返了,任性




07



车子驶入市区后金发男人靠电子地图把二人送到了商业区,接着又嘱咐了二人汇合时间后就把车开走了。omega和beta小姐决定先去大型商场逛逛再去购买生活必需品,时间来得及的话,他们还能在汇合之前到书店坐坐、喝杯咖啡。


虽然是旅游季但街上的行人不算很多,既不会给人造成潮水涌向出水口般的压迫感又不会显得过分冷清,所有人都显得漫不经心,他们说说笑笑,完全融入这种浑然天成的独属于小城的悠闲步调。午后的阳光依次扫过每一个玻璃橱窗,将那些陈列品们衬得鲜活,然后爬上人行道边的铁栅栏,停留在喷水池洁白的雕像顶端。


omega和beta小姐并肩走在人行道上。再过一个转角,就是他们要去的百货商场了。


“临也先生的话,也喜欢逛商场的吗?”beta小姐带着一顶鹅黄色的遮阳帽,瞳孔盈满阳光,短短的热裤下是两条细长的白腿。


“哦这个,”omega的眼球转了转,“是当然的,我可不像小静那家伙,完全不追求生活品质。”他正低头摆弄着手腕上的移动通讯端,目不转睛地盯着投影出来的3D动态图像。撇撇嘴略带嫌弃地说,“我可是很与时俱进的,和注定被自然界淘汰的愚蠢alpha们不一样。”


beta小姐眨眨眼睛,“看来临也先生真的如静雄先生所说很特别呢。”


omega眯起细长的眼睛凑近beta小姐的脸庞仔细端详了一会儿,歪歪头露出了个玩味的微笑,“小静他是这么说的吗?”


“的确如此。”beta小姐点头。


“哦……”omega心情不错地把手放进外套口袋荡了下衣摆。


omega和bate小姐一同搭了电梯,他们打算先去十八层。同乘电梯的有几个白人alpha,折原临也有点嫌恶地皱了眉:那群alpha身上的味道太过浓厚了,除了信息素的味道还混合着汗臭和刺鼻的香水味。就连一向对味道不敏感的beta小姐也不适地用手指抵住了鼻子。不过好在昨天注射了一定量的中和剂,omega现在闻起来更像是一个beta,alpha们完全没有察觉到站在他们对面的是个处于发情期的omega。折原临也翻了个白眼呼了口气,盼着电梯数字快点跳动和那声清脆的“叮”。


十八层主要是服饰与鞋包。omega的目光掠过一排排色彩斑斓的衣饰却并不做任何停留,beta小姐跟在他身后,偶尔看上几眼。实际她并不打算买新衣服,她的行装只有一个旅行包,容量甚至不允许她再塞进去一个马克杯。


omega的目光停留在一件浅灰色的低领T恤上面,beta小姐跟上去,这还是折原临也到目前为止唯一打量超过十秒的衣服。她定睛朝那件吸引了omega全部注意力的T恤望去:并无甚特别之处,甚至连一点儿图案也没有,只是一件设计简洁的T恤而已,但是面料透着柔和的光泽,整件衣服走线也流畅整齐,难怪omega会仔细端详起来。


售货员小姐是个金色头发的白人beta,她微笑着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折原临也点点头报上了自己的尺码,沙树无意间瞥见了那件样衣的价签,好多零。她又看了看omega,后者坐在沙发上又专注地看起了移动通讯端。


售货员小姐很快就拿来了符合omega尺码的T恤,omega接过T恤进了试衣间。剩下售货员小姐和沙树两个人,金发的beta打趣地问沙树,“男朋友?很帅嘛。”


“啊不是的,”沙树摇摇头说,“只是一个朋友。”


还是旅行偶遇的。


“那还不赶快主动点?”售货员难以置信地掐着一侧的腰,竖起的食指摇晃着,“难道还等鸭子被别人抢了去?”


“哈哈哈……”沙树尴尬地笑着,摆了摆手,“真的只是朋友……”


总不能告诉这个天真的售货员临也先生已经有男朋友了吧,不不她会疯掉的,以目前来看她准把临也先生当成了一个beta。沙树在心里对自己点点头。


“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能放着眼前这么优质的beta男性不追的……哦,”售货员的眼睛又亮了亮,“你该不会是个追星族?”


“这么说也对……”沙树依旧微笑着,她把遮阳帽握在手里,露出短短的头发,“我确实有个非常喜欢的乐队。”


售货员露出一脸“我就说”的表情,涂着厚厚睫毛膏的睫毛忽闪了两下。这时omega也换好衣服出来了,那件T恤非常合身,可以说就像是为omega量身定制的一般,甚至连肘部的细微褶皱都是那般恰到好处——


除了把过低的领口下一路蔓延到脖子上去的各种“痕迹”衬得更显眼之外。


而omega却不以为意地站在试衣镜前端详着。售货员小姐回过头,眉毛挑起,无声地用口型对沙树说,“这不已经是男朋友了吗,相当卖力呢,你。”末了还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沙树直接低下了头。她已经放弃了解释,不过她决定等下一定要劝说临也先生买条丝巾,实在不行她就送他一条。


“你觉得怎么样?”omega转过身向沙树询问道。


“很衬临也先生。”沙树被迫抬起头,结果发现正对着俯身的折原临也更让她感到无所适从。而且,这时候他竟然省略了对她的称呼!


如果他肯好心地叫她一声“beta小姐”!


“噢,”折原临也说着把脸转向一旁的售货员,“那就把这件包起来吧。”


付好钱走出柜台的时候,售货员仍旧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盯着沙树。沙树把遮阳帽扣在头上,几步追上了omega,“临也先生不考虑配条丝巾?”


“说起丝巾,这倒是个好主意。”折原临也停下脚步侧过脸应道。


那一刻沙树在心中默默感谢了一个有着茶色头发的俊俏男子,多亏了他给了她这样的启示:她想起他神采飞扬的样子,颈上总是缠绕着不同花色的丝巾,他会眉飞色舞地和她说些不怎么好笑的笑话再微笑着同她道别。


她甩甩脑袋让那个晃动的身影先好好地呆在门的后面,然后对omega说,“那我们再往前走走。”


最终omega又买了条深卡其色的长裤和一条丝巾,beta小姐路过化妆品专柜的时候要了瓶防晒霜。之后二人又下到地下超市置办了所需的生活用品。沙树看时间还早,便提议到附近的咖啡店坐一下。omega觉得这建议不坏,毕竟注射了中和剂多少影响了他的体力,这会儿他也觉得小憩一下喝杯咖啡是个好选择。


走了不过七八分钟他们就找到了一家装潢不错的咖啡店。店内放着舒缓的爵士音乐,灯光柔和却不昏暗,三三两两地坐着一些人,他们大都在低声交谈着什么。靠近角落里的卡座上蜷着一只蓝猫。


omega和beta仿佛达成了共识一般朝那个卡座走了过去。


他们在猫的身旁和对面坐下了,猫的尾巴动了动,并没有醒过来。


“一杯蓝山。你呢beta小姐?”omega单手托腮,侍者闻声飞快地在点单器上敲了敲。


“一杯拿铁。”沙树刚要掏钱包,omega抬手拦住了她,他从口袋里取出信用卡递给侍者,“刷卡。”


侍者会意地从口袋里取出了POS机,折原临也在上面噼噼啪啪输入了一串密码。沙树这次并没推辞,她知道就算她这么做最终omega也会和静雄先生一样拦住她。于是她干脆让身体完全陷入柔软的靠背里,心底默默感念着路上偶遇的、现在或许可以称之为朋友的人。


oemga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说来beta小姐到了雷诺之后打算做些什么?”


“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见到一个想见的人。”


“哦?”omega酒红色的眼睛闪过一丝光。


“我之前说过的,这次旅行是打算看一场演唱会……”少女有些犹豫地说着,“但是我并不确定演出时间和地点……有消息说是雷诺,也有的说在贝克斯菲尔德,还有的说在拉斯维加斯……”少女有些苦恼地扯了扯头发。


“哦……”omega的声音又拖了老长,眼球从左荡到右,他把下颌垫在交叠的双手上,“这么说你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试图追一个旧日的影子。”


“旧日的影子?”少女一怔,深色的眸子闪过一丝迷惑。


“很简单,你要去见的人对你很重要,”omega眯起眼睛,“你甚至觉得他应该和你很相熟,不,应该比我说的关系更近一层,但是出于某种原因他离开了,并且还没把具体行踪告诉你也没给你‘特殊’的粉丝待遇,可你却不这么认为——”


beta小姐握着帽檐的手指颤了一下。omega没放过这一细微的情绪流露,他垂下眼睛又抬起,用平静却近乎蛊惑的语调说道,“因为你觉得,他从来都把你记在心里,你们的关系毫无问题。”


beta小姐的肩膀绷紧了。


“但你追求的,无非是个旧日的影子,你真正想要的可不是这个。”


这时侍者把二人点的咖啡端了上来。beta数度想说些什么,可最终她只能疲倦地靠在柔软的靠背里,闭上眼睛,她似乎听到了嘈杂混乱的后台里他清亮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然后是逐渐放大的炫目的爽朗笑容:他总是高高地翘起唇角,夸张地做着各种手势,说着各种不找边际的事情,他小时候救了一只快死了的猫的故事,他随母亲一起移居美国的事,他第一次登台……


然后是一条意味不明地分手宣言,他离开了。


她没法反驳omega的话。因为他说的是事实。


omega用掌心轻轻抚摸着蓝猫顺滑的毛皮,猫舒服地咕噜了一声,还是没有醒过来。刚收到alpha的信息,他再有一会儿就会来咖啡店接他们了。


“临也先生……”少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枪响打断了。


正对着入口的吧台的木桌已经被打成了一个马蜂窝,那里站着三名壮硕的黑人alpha。他们端着枪,对吧台后面双手高举的服务生粗鲁地吼着什么。直到这时滞住的时间才开始重新流动,人们在短暂的静默后爆发出了刺耳的尖叫,他们纷纷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女性们有的瑟瑟发抖,有的哭哭啼啼。男士们谨慎地把女伴护在身后。


“闭嘴!”其中一个黑人转过身拿枪对着惊恐万状的客人们,“都蹲下!双手抱头!快点!”


人们纷纷蹲下了。


“现在我们怎么办?”沙树用口型问身旁的omega。


“交给警察。”omega回给了beta小姐一个淡定自若的眼神。


三个黑人一个负责监管人群,另一个监视着收银员点钞,还有一个把咖啡店的卷帘门放下了下去。接着他们用没人能听懂的语言交流了几句,一名黑人抬脚朝破烂的吧台踹了过去,浑厚的嗓音响了起来,“你他妈的少装蒜,这里一天的营业额就这么点儿?”


瑟瑟发抖的服务生吓得缩了一下头,他又想按紧急求救的红色按钮了。不过他身旁的黑人察觉到了,对着那颗红色按钮就是一枪,“现在你不能按这玩意儿了,带我去你们的保险柜。”


话音刚落玻璃窗外的卷帘门却发出了怪异的声音,蹲在地上的人们和三个黑人都不由得循声望去——


卷帘门正一层一层被卷上去,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卷”——就像把报纸卷成报纸筒一样,铁质的门一边发出“喀拉喀嚓”的声音一边升了下去,升了一半的时候玻璃窗外出现了两条长腿,接下来整扇卷帘门直接被卸了下去,人们彻底看清,那是个高大的金发男人,他像是扔什么大件垃圾一样把那一整扇的卷帘门向身后掷去,接着是重物砸到地上的一声巨响。


沙树看向身旁的omega,后者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我说,虽然我只是路过的,但遇到犯罪我可不能不管。”高大的alpha边活动着手腕边走进了咖啡店。


三个黑人纷纷拿枪对着这个从天而降的alpha。


“你找死?”其中一个将手搭在了扳机上。


“啊?”金发的alpha掏了掏耳朵,“算了,有什么话你待会和当地警察再说好了。”


“他没什么本事,崩了他!”那黑人话音刚落就又鬼叫了起来,凭空飞来的小刀正插在他的手上,黑人捂着受伤的手跺着脚咒骂着,“谁!”


“吵死了。”金发男人皱着眉直接一头撞了过去,受伤的黑人只觉眼前一黑,身子一晃就倒了下去。另外两个黑人见状端起枪就打算近距离地爆掉金发男人的头,不过那也只是打算,因为金发男人只是把手搭在他的枪上,稍一用力那把枪就变成了一坨废铁,而另一个还没等摸到枪栓就直接被捏断了手腕。被捏断手腕的登时就开始鬼哭狼嚎起来,另一个作势又朝金发男人扑了上来,金发男人先是一脚踹飞了鬼哭狼嚎的那个,双手朝前一伸抓住了黑人肥胖的肚腩,然后一使力将他整个人举了起来,alpha伸展双臂像投掷铅球一样把黑人朝工作间的木门掷了过去——


“嘭”地一声黑人将那扇门撞塌飞了进去。


alpha活动了下手腕和肩膀朝他的omega走去,惊呆了的人们这才如梦初醒般纷纷冲向了出口,他们一刻也不想在这鬼地方待下去了。不远处传来了阵阵警笛声,当地的警察终于姗姗来迟。


“事先说好,我这叫见义勇为。”


omega把杯中剩余的咖啡饮尽,他的alpha站在桌旁,快把灯光都隔绝在外了。


“视情况应该把那叫做正当防卫。”alpha拉起omega放在身侧的手,“不过实在太危险了,你不该出手的。”


“哦?你是说当时我不出手你能保证自己不被爆头?”omega翻了个白眼轻蔑地说。


“难说。”alpha朝他摆了摆手,转身向门口走去,当地警察正走进咖啡店。


领队的和金发男人说了几句话,立即向金发男人敬了个礼。


“雷诺警署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路过。”


接着他们又交谈了一阵,三个黑人都被抬上了救护车,有人进来拍照,有人在店外围上了警戒线。


“我会在雷诺呆上几天,有什么后续都可以找我。”alpha举起手腕,上面是一个小型移动终端。


领队也举起手腕和他碰了一下,“感谢你的协助,有什么事我会用移动终端联络你,替我向你舅舅问好。”


“我会的。”alpha微笑着说。


静雄和临也沙树快上车的时候,一个小警察叫住了他们:


“请问你是三岛沙树吗?”













TBC


2015.1.20







评论(15)
热度(93)

© 夢見る宇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