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る宇宙

WB@夏希-Natsuki-

I've stared at you for millions of years.

【静临】[ABO] You can't go that far 05

beta的宿命就是走到哪儿都有一对alpha和omega在疯狂做曱爱

好孩子就别看了,听话


写文的意义果然在于苏(点烟

不许说我黄哼




05





“所以beta小姐是为了什么要去雷诺呢?”omega一只手托着下巴拄在车窗边缘,露出长长一截手腕,另一只手竖起食指在空中画了个圆弧,红色的眼睛眯起来,看上去兴趣缺缺又像是陷入某种剧烈而深邃的哲学思考,事实上从刚才他就一直在盯着情人的后脑勺发呆了。


“旅行路过……这么说也不妥,”少女面露踌躇,放在膝上的双手握紧又松开,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我其实是为了看一场演唱会。”


“追星族?”折原临也睁大眼睛,如梦初醒。


“也不全是,”少女莞尔,点点头,“不过临也先生这样认为也没关系哦。”


“倒不让人意外,”omega把脑袋垫在双手上,舒服地靠在椅背里,侧过头对少女翘了翘唇角,“这很正常,总不能要求年轻的女孩子去听什么重金属摇滚乐队,”omega翘曱起一条腿叠在另一条上,一只脚不轻不重地点了两下车厢底盘,抬起下巴朝情人的后脑勺努了努,“例如噪音一样的trash,punk什么的对吧?”


“我上次就说了,punk那张是你买来的,还有我常听的那叫旋律死亡金属,”坐在前面的金发男人接过话茬,他把播放设备里的唱片取了出来,从一叠唱片里摘出一张新的塞了进去,“it's called melodic death metal, see?”


霎时车内回荡着吉他激烈的失真音效,密集的鼓点紧随而至,omega夸张地捂住耳朵嚷嚷起来,“看在车内还坐着女孩子的份上快把这音乐换掉,换掉!”


“其实……”一直没插上话的beta摆摆手开口圆场,“其实我也不是很讨厌金属音乐……”


omega投来的目光仿佛是从一盏快没电的探照灯射曱出来似的深沉阴森,少女本能地向后靠在椅背上,有些紧张地笑了笑继续说道:


“其实我追的就是个摇滚乐队……虽然做的不是临也先生说的那种重型音乐……”


折原临也转了转眼球,拿眼白对着少女,瞳孔聚焦在情人的后脑勺上,一字一句地说,“所以,快换掉。beta小姐她明明喜欢的就不是重型音乐。”


“女士拥有先决权。”


最终alpha放上了一张有些年头的布鲁斯乡村音乐合辑,这惹来了omega新一轮的不满,不过这都无关紧要了。beta小姐一开始还试图圆场解围,不过一会儿她就放弃了,她选择安静地微笑着倚着自己那一侧的车窗,落日的余晖正笼罩着大地,目之所及都被侵染成壮丽的橘红色,公路像是洒满了金子,晚归的鸟儿在啾啾鸣叫,omega和alpha渐渐不再争吵,一切都归于沉寂,徒留沙哑的女声兀自吟咏着一段昔年的爱情故事,引擎微弱的轰鸣声穿梭其间,如堕入一个旧日的梦境。omega睡着了,他歪着头姿势别扭地缩在一角,似乎睡得并不安稳,眉头轻轻蹙起,额头上渗出了一层薄汗。大约是觉得热了,omega不时扯一扯本就开得很低的领口。


空气中的香甜味道似乎比刚刚更浓了。一开始还是如苦艾般略似有若无地萦回左右,这会儿倒像是置身于酒窖深处,忘记旋紧橡木塞的酒桶之中琼浆喷涌而出,香气四溢,甜蜜扑鼻。alpha动了动鼻子,那一整桶的利口酒似乎都打翻了,芬芳的气息争先恐后地涌曱入他的鼻子、下至咽喉,顷刻间连吐出的气息都染上了同样的甜蜜,这一点儿也不亚于吸食大曱麻带来的酥曱麻满足,甚至是更为致幻而热烈的东西——


一个发曱情期omega释放的信息素味道。


alpha对着后视镜皱了皱眉,连续踩了几脚油门提升速度,他必须在入夜之前赶到雷诺。如果在野外的状况下,以临也发曱情期敏感的体质很容易着凉生病,再说这儿也不是什么安全的方便照顾一个发曱情期omega的地方。附近的盗猎者从来都不少,天知道那里面是不是也有alpha。


但omega似乎已经没法给予伴侣更多的时间了,他的额头上渗出了越来越多的汗,所有裸曱露在外的皮肤像是发烧了一般染上了粉色,呼吸也越发急促。等坐在他身旁的beta也意识到大事不妙的时候,omega已经虚脱般的滑倒在她的膝盖旁了,柔软的黑发擦着她的皮肤,却是湿漉漉的。他微微张着嘴喘息着,细长的手指紧紧攥在一起,beta伸手摸了摸曱他的额头,温度虽不致烫手但也绝不是正常体温了。


“静雄先生,临也先生他……”beta迟疑地开口。


“我知道。”


alpha紧握着方向盘又踩了一脚油门,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但雷诺似乎并不如想象中的近在咫尺,alpha烦躁地从烟盒里弹出一支烟,另一只手刚刚抬起来就又放回到方向盘上,他看了眼后视镜,omega正蜷缩在少女旁边,眉头紧皱状况糟糕。他的信息素比起刚才更加的不安定了,甜得发紧,如同一张大网将alpha整个儿罩了进去,并且越缚越紧。alpha庆幸自己是个训练有素的警曱察,不然这味道非把他逼疯不可,噢,也该感激沙树是个beta,她们对于omega的信息素并不敏感。


折原临也的体温越来越高了,呼吸都透着热气。沙树从背包里取出湿巾轻轻擦拭着他的脸,但omega似乎对这清凉感并不受用,他推着少女的手,唇蠕动着叫着情人的名字:“小静……小静……”


话音旖旎如多情的春风,呢喃着钻入alpha的耳蜗。


金发的alpha深吸了一口气踩下了刹车。


“抱歉,今晚我们到不了雷诺。”alpha跳下车拉开后车厢的车门,指了指不远处一处土丘下面对少女说道,“我们得在这露营了。他的状况已经支撑不到雷诺了,真抱歉。”


“我想我也能帮上点什么……”少女跳下车。


“先帮我支好帐篷。”高大的alpha把omega抱在怀里钻出车厢。“后备箱的钥匙在我的夹克口袋里,驾驶座上。”


“好。”


沙树从后备箱里取出了帐篷和睡袋,alpha把omega放进睡袋里抱到了土丘下面。接着两人一起支好了帐篷又生了一堆火,安顿好omega后alpha钻出帐篷接过少女递来的毛毯。


“临也先生他好些了吗?”


alpha摇了摇头,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毛毯又看了看少女,最后略带歉意地说:“虽然有些不近人情,不过我想请你帮个忙。”


“只要我能做到。”


“你会开车吗?”


“三月刚下的驾照。”


“那再好不过了,我想拜托你开车到雷诺,买瓶中和剂回来,RH65型,只要一瓶就够了。”


“只要一瓶就够吗?”


“RH65型不是常用类型,那家伙有点特别,能买到一瓶就好。”


“好,我会尽快回来。”少女接过alpha抛来的车钥匙和磁卡,“这是?”


“总不能让你白跑一趟,随便买点喜欢的东西。”


“话可不能这么讲,”少女又把卡抛还给alpha,“我才是受照顾的那一个,一瓶中和剂而已,不算什么。”


“注意安全。”alpha对少女说。


“放心交给我吧。”beta摆摆手转身朝越野车走去,瘦小的身影很快融入一片夜色里。


不一会儿传来微弱的引擎轰鸣声,越野车绝尘而去。alpha注视着通往雷诺的方向,祈祷着少女的平安归来。


“好了临也老弟,”alpha钻进帐篷放下毛毯铺在omega的一旁坐了下来,大手落在情人发烫的脸颊上轻轻抚摸着,“我知道你没昏过去。”


omega轻轻蹭着alpha的手,眼睛缓缓睁开了,“那你还等什么?等我真昏过去?”


“当然不,”alpha俯下曱身轻轻吻着omega的唇角,“其实我们马上就要到雷诺了。”


“可我等不了,”折原临也从睡袋里伸出手臂揽住情人的脖子,急切地吻上去,“我要你。”


“车上还有沙树,亏你做得出来。”静雄拉开睡袋的拉链把情人从里面捞了出来放到毛毯上,omega灼热地呼吸喷在他脸上,甘甜的味道像是一条蛇,紧紧缠绕着他。


“所以你把她支开了不是吗?”omega笑起来,他曲起一条腿磨蹭着情人的裆曱部,“要不然你就要对着一个beta勃曱起了,哦真下曱流。”


“闭嘴。”静雄咬了下omega的鼻子,湿漉漉的吻沿着omega的下巴蜿蜒而下,他专注地舔曱着情人颈侧的一小片皮肤,不断吸吮亲吻,很快那儿就留下了块嫣红的痕迹,像是某种蛮横又霸道的记号一样印在那里——那是alpha特有的安抚omega的方式。“本来我可以直接在车上抱你,但是那样对一个小姑娘来说太可怜了。”


“哈……说什么鬼话,”折原临也的喘息都染上了情曱欲,他扯着情人的头发,手指用力骨节发白,腰部难耐地扭动着,“快点儿……好热……”


“她没三小时回不来你急什么……”alpha挑开omega的裤子扒掉对方的内曱裤,情人精神的性曱器映入眼帘,他把手伸到情人的股间摸了摸,已经是湿哒哒的不成样子了。他把那只布满黏曱液的手伸到对方眼前,“该说是性曱感还是淫曱荡呢……明明我都没碰你。”


“那你就触碰我,”omega伸出舌头缓慢而色情地舔曱着那只手,眼波流转,“好来证明下其实你和我一样迫不及待。”


“别说话……让我来告诉你。”


alpha低下头吻住了情人的唇。对方的舌头勾着自己的,随着吞咽唾液的动作发出委屈又催曱情的鼻音,喉结不断滚动着。omega闭着双眼一条手臂死死扣着情人的脖子,alpha身上的气味像是从海底翻涌上来的海流,又像是穿过桦树林的风,带着清凉而绵密的雨露无声落下。他如同干涸已久的龟裂土地,欣喜若狂地接受了这来之不易的恩泽。


“Shit……It's so great……”omega气息不稳地赞叹着,他用手指描绘着情人的唇,“I love your lips so much……”


“You liar,”脱掉上衣和裤子的alpha如同一个大卫,肌肉曱紧实四肢修长,没有任何一丝瑕疵,那双有力的双臂正箍着omega的腰,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亮得发紧,“But you will tell the truth, right now……”


“Then prove it.”


alpha拥着情人挺身而入,湿热的甬道包裹着他,omega发出一声满足的呜咽咬住了他的肩膀。两条长曱腿随之缠了上来,紧紧地,充满渴望地催促着。


“I won't show you any mercy.”alpha贴近情人的耳畔说。


“Then show me your cruelty.”omega望着情人的眼睛喘息道。


alpha一只手托住omega的腰,另一只手搬起对方的一条腿架到肩上,他望着情人玫瑰色的眼睛点点头,全力朝omega身体深处撞了开去。


omega再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他的呻曱吟和呼吸都被撞碎了,脑袋里一片混乱,好像只有身体里进进出出的肉刃才是唯一的真实,他抬起手臂摸着alpha结实的腹肌,沿着人鱼线轻轻地触碰着,那是他眷恋不已的地方,他无数次用湿漉漉的舌头舔过的地方,他近乎迷恋地注视着身体上方的alpha,像是看到了一个遥远时空的英雄,他骑着战马穿城而过,路边的姑娘们发出一阵阵尖叫。他站在城楼顶上看着他投来的爱恋的目光,就像自己注视着alpha一样。


他的alpha的吻就在那一刻落了下来,缠曱绵而细致,带着霸道的温柔。像是要攫取他所有呼吸一般吸吮着他,不,就好像要吃了他一样。折原临也听不到咕滋咕滋的体曱液流出声音,他的睫毛都要胶着到一起了,omega用空着的那条腿蹭着alpha,金发男人马上会意地把它也一并架到肩上,他流了好多汗,汗液沿着肌肉线条流向身体交汇的位置,那里热得要命,alpha又向里面撞了一下,情人的脚后跟无力地磕在他的背上。


“Take me to the heaven……”omega双目放空地说。


他快高曱潮了。


alpha点点头,把情人的脚放下来就着连接的姿势把情人从毛毯上捞了起来,折原临也吧头靠在alpha肩上大口地喘着气,脱力的手挽着alpha的胳膊。他吻了吻情人的胸前,闭上了双眼。


alpha向上顶着,这个姿势会让阴曱茎进入得更深,他托着omega的腰循着本能不断撞击着,内曱壁紧紧贴合着他的形状,就好像他的出现和存在是如此天经地义,空气里弥漫着的信息素味道中断了他的所有思考,折原临也浑身散发着让他发狂的香味儿,他不自觉地又贴近omega的颈侧,张开嘴,用牙齿轻轻磨蹭着那里。


“Bite me……Mark me again and again……Till I lost my breath.”


“As you wish.”


alpha张口咬了下去。omega哼了一声头一歪昏了过去,白曱浊溅在alpha的小腹上。alpha将自己的全部留在了omega的生曱殖腔里,他缓慢地从omega体内退了出来,亲吻着情人潮曱湿的眼角。


“Good night.”他说。


三岛沙树回来的时候平和岛静雄正坐在帐篷门口,他只穿了件背心,光曱裸的肌肉沐浴在月光下。


“还真的只有一瓶。”beta把中和剂递给金发的alpha。


“谢谢。路上辛苦了。”alpha接过中和剂诚恳地道谢。


“其实……”少女在alpha身旁坐下,犹豫地开口。


“说吧,临也已经睡着了。”


“我是第一次看到omega发曱情。”少女握紧拳头把话说完,长长出了口气。


“吓到了?”


“不,没有。只是觉得omega真的不能没有alpha吧?”


“为什么这么觉得?”


“就连临也先生那样骄傲的人,那种时候也叫着静雄先生的名字呢。”


“噢,是嘛。”alpha不着痕迹地微笑起来。


“不去帐篷里面陪着临也先生吗?”


“没关系。”alpha说着回身从帐篷里取了条毯子披在了少女身上,“夜里冷。”


“谢谢。不过毕竟临也先生他——”


“他没你想的那么弱,”alpha站在少女身旁望着满天的星辰,“毕竟他可是我看上的omega。”


少女披着毛毯也站起身,“所以omega才只能被alpha标记的?”


“不,是注定会被alpha标记。”







TBC


2015.1.14

评论(12)
热度(122)

© 夢見る宇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