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stalgia

WB@夏希-Natsuki-

You surpassed billions of light years to be a brand new world.

很抱歉很久没上了,有姑娘给我留言说是不老歌的不能看了,我今天一看岂止是不能看,直接就被封号处理了。


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对最近的时局非常失望,舆论的口袋越收越紧,我本来是个不想谈国是只想安心写作的创作者,但是面对这样的状况也是非常无能为力,不知道以后写的东西会不会哪天就触犯了禁忌,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可以发布的。


一个最迫切的问题就是现在全网都是贴图外链禁止的情况下,大家要想吃粮食还有什么好办法呢?实在是非常绝望。


如果大家有什么好方法可以留言告诉我,关键字可以打拼音。


以及Super★Star的全部爱情动作戏已经全灭了,警部的部分也遭了殃,You can't go that...

【静临】群星闪耀之时 上篇

分为上、中、下三篇


艺术家的灵魂总在流浪


When true beauty comes to his world, an aritst will end his exile and stay in the fairyland for his lifelong time.


上午十时三刻。农民坐在葡萄架下的木桶上,凹陷的眼眶里一双灰眼睛半耷着,浓密的髭须在微风的吹拂下微微颤动,厚实的手掌搭在一旁同样懒洋洋趴着的黄狗上。太阳在漂浮的云层中若隐若现,暧昧的光线令他们昏昏欲睡,他们都不想动弹,直到乡间小路上传来了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农民把眼睛睁大了...

【静临】呼唤君之名 17

请按顺序乘车,祝各位旅途愉快


BGM:Maybeshewill - He Films the Clouds, Pt. 2


第二天我前往荒原狼的实验室,他正坐在实验台后面出神地想着什么。他似乎进行了一次清扫,整个实验室呈现出一种不同往日的整洁:没有随处堆放的书籍、卷宗、笔记,也没有冷掉的咖啡、堆满烟头的烟灰缸,一切都令我感到陌生并且意外。直到我走近他,他才如梦初醒,向我点点头:“你来了。”


“这是你要的东西。”我把分析报告和一包蛋白质粉放在整洁得过分的实验台上,“我很诧异你的那些书都不见了。”


“很意外?”他眯起眼睛饶有趣味地看着我,“但...

2016年总结

总结这种东西我是不上手的,姑且简单总结一下。


人生第二个本,第一次参加同人圈群聚活动CP,我爱魔都。这句话概括了我的上半年。


作品方面,非常惭愧16年好像一直在玩票没干什么正经事,老实讲演员系列基本就是满足自己吃肉撒糖狗血需求的,如你们所见真的就是杰克苏+狗血剧,但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人生在世总不能always正经啊。但是干的正事还是有的,宇宙系列是目前全部功力了,我知道我拼命挣扎也就是现阶段《呼唤君之名》的水平了,虽然我非常希望可以再进一步,真的我深切感受到自己确有不足但是一步登天绝无可能,果然还是功夫下得不够。所以等全部写完了,希望可以让自己满意,让自己感受到上升的快感。...

【静临】呼唤君之名 16

发车前的最后一次驻足

其实我更希望时间就此停止

See you next time, guys.


BGM:Tension & Thrill


假期很快进入了尾声,我一面准备着新的研究课题,一面和荒原狼继续对地球进行秘密调查。而秘密本身即是一个巨大的黑洞,犹如乐园里覆在成熟的智慧果实上的最后一片叶子,那是一种不加限制的情欲,贪婪又充满致命的诱惑。现在这颗逐渐成熟的果实属于我和荒原狼,显然这是一个漫长却又充满刺激的过程,而我们必须要掩人耳目,在最后一片叶子掉落前都不能透漏只言片语,尽管毒蛇并不随处可见。


当我做好第一针营养试剂的时候...

【静临】呼唤君之名 15

返回α星后,我和荒原狼一直忙于查阅资料,但受制于学生ID,在图书馆的信息库进行查阅时总会遇到权限限制,自然,我们的调查也就没什么显著进展。但事情的转机却还是随着Kadota的拉练结束到来了,我和荒原狼作为朋友前去为他洗尘,Kadota到底是个敏锐的莱斯特人,开心之余仍然不忘对我们旁敲侧击,毕竟从过往经验来看,我和荒原狼登门拜访,十之八九都是麻烦事。我本以为我可以用绝佳的方法让Kadota将他那张莱斯特少尉ID借给我们,然而小静显然不懂得配合,在我试图迂回的时候,这头一根筋的荒原狼开口道:


“Kadota,我需要借用你的ID。”


“别担心小田田,我们只是——”


“噢,你要拿它做...

【静临】呼唤君之名 14

回到浮游槽上,我们开始研究那本有些奇特的“书”:它是一本词典大小的花梨木扁盒,漆面光亮油润,纹理细腻清晰,似乎从未经历过时光的洗礼,盒口处带有四位数字密码装置,像是老式的情报盒子,小静说搞不好还内置了微型炸弹,如果我们输入了错误的密码,盒子就会自爆销毁一切。我白了他一眼说这可是在图书馆里发现的,而小静摇摇头,称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暴露也是一种伪装。我不置可否,琢磨着密码的问题。


“你还记得你输入的书的编号吧?”小静问。


“你是说从编号开始试起?”


“毕竟这是我们唯一的线索。”


“编号是231434,”我在笔记本上写下这组数字,“如果把数字顺序重新排列的话……”...

【静临】呼唤君之名 13

不久,在荒原狼连输六局之后,我们在κ星着陆了。当我们穿着太空服走下悬梯时,我不由得睁大了双眼、屏住了呼吸,我无法用确切的语言文字来描摹我所见到的光景,因为它实在太过怪诞、衰败、死寂又美丽了,我所踏足的并不仅是一片圹埌无边的灰色荒原,更是一个带有忧伤讽刺意味的废弃世界——


无数或倾斜或坍塌的金属建筑立于绵延的灰色尘埃之上,它们像被绞死的死囚一样用凸起的眼球注视着行走在这片荒漠中的我们。那些破碎的防护壁、爆裂的舷窗像一张张干裂的嘴,挣扎着想汲取这稀薄大气中的最后一丝氧气,它们被扼住了脖子。暴露于地表的管道蒙着沙土,我蹲下身,依稀可以辨认出刻在上面的文字:“索斯盖特制造公司”,但是这已经毫无意...

【静临】呼唤君之名 12

好久不见,你们的王回来了


这次的更新不多,算是大更之前的预热

故事即将迎来转折,你们会期待吗w

BGM:If You Only Knew The Rain


忙碌的期末过后,假期终于开始了。Kadota却没什么机会享受这难能可贵的假日生活,他跟着指挥系一起到小行星带去进行拉练了,该说“假期”本也不存在莱斯特的学生观念里,联想起Kadota那张尤为正直可敬的脸孔后,这一说法更是令我深信不疑。自然,Kadota不在,也很难看到Togusa一行人,这使我少了一群可爱的牌友;不过纵然少了这些娱乐活动我也没能徜徉于赛博博物馆或是绿松石图书馆(维尔马...

【静临】ある街のワルツ |Fin|

嘿,我猜你们挺想我的


今天还是讲一个贫乏时期的爱情故事

BGM:Sleep My Dear - ある街のワルツ


平和岛静雄刚刚被星探发掘开始踏上演员之路时,拮据的生活并没有马上得到改善。他得先到经济公司进行培训,培训期间偶尔跑个龙套,领到的薪水还没有比他表演个花式调酒客人给的小费多。当然,他去公司培训牺牲的打工时间,花掉的交通费都是没有任何补偿的,可以说,那段时间他们的生活非但没有任何改善,开销还似乎更大了。虽然日子过得紧巴巴,但他并不灰心,因为无论他回家多晚,逼仄的小巷尽头,总有一盏灯为他亮着。


“我回来了。”金发男人刚准备换...

1 / 12

© Nostalg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