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見る宇宙

WB@夏希-Natsuki-

I've stared at you for millions of years.

2000fo达成,谢谢各位小可爱。


老规矩,点梗。


从评论里抽一个有趣的写,我可能写得慢,但会尽量抽空完成。


新的一年,请多关照。

纪念喜欢静临十周年

我很久不写静临真是有些生疏了。


虽然下笔艰涩我觉得每当写到他们,就觉得自己还是爱他们的。虽然我可能一天里大部分时间都在划水、走神、吃别的CP的粮食。但是每当我动笔,就觉得头脑里那些觉得爱已经不够的想法是多余的,写不出来的想法是吓唬自己的。


我是那么熟悉这两个人。熟悉到我即便时隔半年再次动笔,他们的眉眼,表情却又那般清晰。今年是我喜欢静临的第十年,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个十年,会不会像那首对你的思念长达十五年一样爱得绵长,但是我很开心,在我的青春岁月里,有静临陪伴。


希望忙碌的生活中我还能继续圈地自萌,我一直认为,我的文字始终无法承载我山洪一般的想法,我的努力实在是太不够了。我希...

【静临】LUV U |Fin|

今天讲个来神时的故事

我们试图对爱加以证明,却发现爱本无道理

时间点在《Storm》


BGM:LUNA SEA - LUV U


对于平和岛静雄所说的“交往”,折原临也其实是不明白的。交往——这对普通人再简单不过的词,显然,折原临也这个外星人是不能马上理解的,实际上他从来没想过属于人类的普通关系会适用于自己,更何况,交往的对象还是平和岛静雄。外星人难得的,对着已经开始结出水珠的窗子叹了口气,陷入了略显造作的黯然神伤的状态之中。


如果不是嘴角的瘀伤,记忆中那场惊心动魄的互殴似乎已经开始模糊了,但唇角上扬或是烦躁得咬牙切齿时的扯痛总会让那...

努力圣诞节放个短打上来。

梗你们选吧,我灵感匮乏,不要提那种我很容易发挥成长篇的东西我怕坑。

我已经不敢做什么太像样的承诺了,社畜真的太忙了。

感谢陪伴我走到今天的各位小天使,为了防止我跳票,这楼里你们随便催。

【静临】呼唤君之名 19

一次大更


01/18

BGM:Cardboard Sweater


毕业后,Shizuo进入了阿尔萨斯研究所,我也顺利进入了维尔马伦生物研究室,Kadota也如愿成为了一名联邦舰队高级指挥官。毕业典礼上我又一次见到了Akayabashi先生,他为Shizuo带上象征荣誉的阿尔萨斯勋章并预祝他未来一切顺利。之后他来到场下,路过我的时候对我微微颔首,示意我跟着他。


我们一起走到了主席台一侧的出口处。


“听说你升入生物实验室了……趁电子档案还没有完全录入,要不要转入我们阿尔萨斯?我可以提供Shiki那家伙永远也给不了的研究自由——怎么样,不考虑一下...

还能说什么,我永远喜欢卡拉瓦乔!TASCHEN这本全收录超大开超值!卡拉瓦乔巨巨能把画画得这么gay里gay气真是厉害死了!

P.S.终于知道那个卡拉瓦乔爱得不行的boy叫曼奇尼。然鹅笑死了其中一页介绍说“男孩儿显然不耐烦了,画家画得充满肉欲而模特儿显然没能察觉画家的心思……”

不,我确定那幅《音乐家们》显然是个肉体派对。现藏纽约,有机会要去看看轻启朱唇的男孩儿们。

剩余两本分别是达利和鲁本斯,没大开本的真是不开心啊,小开根本感受不到达利和鲁本斯的美好啊。

【静临】呼唤君之名 18

好久不见,来更新


前文:01/17

BGM:temporalDissent / ascension_test1 / koaecax


我们再见到Kadota已经是在开学后的一次讲座上,这次讲座意义非凡,是联邦议会联合联邦高校联盟一起举办的系列讲座,这次的主题是“过去与存在——奔向荣耀与未来”,本来我是不感兴趣的,这种宽泛的主题向来只会沦为军方的征兵广告(或者可以说是莱斯特军事学院的招生简章宣读)和政客的夸夸其谈:军方将会誓死捍卫仙女星系的尊严与荣耀,现在我们需要你兑现你的勇气;联邦议会将立足于民主与自由,携手所有加盟行星共同商讨星系的未来与持续繁...

【静临】When all the stars fall |Fin|

我又回来了


讲个平淡的故事

BGM:NEW SODMY - actor


旅客靠在车窗边,感受着铁皮车厢压过一截截铁轨发出的单调又有规律的嘎啦声。他其实没有留心窗外的风景,疲倦和突然而至的空虚让他无心欣赏风景,似乎连思维都陷入了迟缓的低速运行状态,他的思绪好像一团轻飘飘的絮状物,遁入到空气中,合着铁轨发出的声响、人们模糊的谈话声发出一种连续的、让人无法集中精力的嗡鸣。他想起他此行的目的,到海边的一个水手酒吧见一个人。这个人他有十年未见了,却仍旧能够清晰地在脑海中摹画出他的轮廓,他高大、挺拔,如勃朗峰那般冷峻,宽阔的肩膀总令他想起瑞士境内那连绵不绝的山脉。...

【静临】群星闪耀之时 上篇

分为上、中、下三篇


艺术家的灵魂总在流浪


When true beauty comes to his world, an aritst will end his exile and stay in the fairyland for his lifelong time.


上午十时三刻。农圌民坐在葡萄架下的木桶上,凹陷的眼眶里一双灰眼睛半耷着,浓圌密的髭须在微风的吹拂下微微颤圌动,厚实的手掌搭在一旁同样懒洋洋趴着的黄狗上。太阳在漂浮的云层中若隐若现,暧昧的光线令他们昏昏欲睡,他们都不想动弹,直到乡间小路上传来了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农圌民把眼...

1 / 13

© 夢見る宇宙 | Powered by LOFTER